收藏本站
网站导航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 杂志简介 | 论文欣赏 | 在线订阅 | 征稿启事 | 投稿须知 | 资讯速递 | 写作指南
本刊信息

主管:广西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主办:广西轻工业科学技术研究院
协办:广西轻工协会
      广西酿酒协会
编辑/出版:《广西轻工业》编辑部
编委会主任:罗左青
编委会副主任:程劲芝 梁智
编委:白树雄 宋  苹 蒋敬全
      谢晓航 雷光鸿 贤章胜
主编:贤章胜
地址:广西南宁经济技术开发区
      迎凯路8号
邮编:530031
编辑部:0771-4518435
        4518909转8968
投稿信箱:qgkj@vip.126.com
网址:www.qgkjlw.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2095—3518
国内统一刊号:CN45—1385/TS
订阅:全国各地邮局
邮发代号: 48—123
定价:人民币15元
刊期:月刊

理事单位

广西粮油科学研究所
广西大学轻工与食品工程学院
广西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
广西农垦糖业集团金光制糖有限公司
广西农垦糖业集团昌菱制糖有限公司
广西机械工业研究院
重庆啤酒集团柳州啤酒有限责任公司
南宁吉然节能环保技术有限公司
柳州柳连机械制造有限责任公司
南京润维热工设备有限公司
广西柳州市嘉诚汽车饰件系统有限公司
广西柳江县柳兴榨辊有限责任公司
广西南宁丰烁电力设备节能有限公司
广西都安密洛陀野生葡萄酒有限公司
广西巴马神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广西中天领御酒业有限公司
广西北海市合浦东园家酒厂
桂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
广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学院
广西二轻工业技工学校
广西德保县酒厂
广西全州湘山酒厂
田阳南华纸业有限公司
广西桂平乳泉液酒业有限公司

 
首页>> 论文欣赏 >> 家具与设计>> 正 文
 

浅析工笔花鸟画细节传神表现的艺术性

2012年第6期(总第163期)
何玲玲(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学院,广西 南宁 530008)
 
 

【摘 要】 传统工笔花鸟画在中国画门类中具有辉煌而悠久的历史,尤其是唐、五代、两宋的花鸟画,追求优美动人的意境情趣,注意真实而巧妙的艺术表现,以细微、深入的情感通过对自然的体察发现别人难以注意的“细节”加以入微的表现,不仅展现其情感和生命,突显物象“传神”的艺术表现,更是画家精神意向的表达。本文力图通过对工笔花鸟画细节描绘与传神的相关命题、立论等诸方面进行分析和探讨,通过构图、形体造型、用线、赋色等这些方面体现其细节传神的艺术特征,试图为当今的工笔花鸟画创作和研究提供一点参照。

【关键词】 工笔花鸟画;细节;传神;表现;艺术性  

 

1前言

工”在《辞海》中的解释是工巧、精巧,亦同“功”。如工笔花鸟画,在表现上是通过精微细致、惟妙惟肖的手法对客观对象或场景进行深入细致的描绘刻画,从细节中传达描绘物象的神韵, 则“细节”服务“传神”,表达“传神”。

中国工笔花鸟画的独立成科,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写实技巧的提高。应当强调的是,宋代的工笔花鸟画培育了极其精确细致的观察精神,奠定了深厚的写实基础,强调“以形传神”,古人画的不仅是物形,注重细节,讲究格法,艺术的细腻,真实的表现,更将传达对象的精神及趣味。从构图、造型、用线、赋色等艺术表现手法来看,工笔花鸟画善于将描绘的对象,进行高度提炼概括与富有节奏韵律的秩序化的艺术加工,形成以致广大尽精微,描绘上精工细丽见长,表现“传神”艺术的传统工笔画,不愧为当代工笔花鸟画家上溯而借鉴的经典。


2 “细节”和“传神”概念的界定与关系  

2.1 “细节”一词在历代画论及名家中的论述

    中国画谈及“细节”问题,则要涉及古代“中庸”之道的哲学思想,主张“至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1]。“精微”,意义在于周密的设计,重视典型细节。“以形写神,形神兼备”则是体现了“中庸”的思想,介之于形与神的中间位置,工笔花鸟画写实造型注重细节的描绘,传达物象之情。姚最在《续画品》中曰:“丝发不从,则欢惨殊见。”[2]丝发:指极言其微小。意思是说有微小的地方不适合,则欢乐和凄惨的表情就完全不同了。文与可《题寇君玉画大蟹》云:“蟹性最难图,生意在螯蛫。伊人得之妙,郭素不能已。[3]“蛫”指的是“蟹之爪”。 邓椿在《画继》卷十《论近》记录着宋徽宗赵佶精研物情,他在厚赏给“春时日中”之月季花作者时说:“月季鲜有能画者,盖四时朝暮,花蕊叶皆不同。此作春时日中者,无毫发差,故厚赏之。”同书又记:“宣和殿前植荔枝,既结实,喜幼天颜。偶孔雀在其下,丞召画院众史,令图之,各极其思,华彩烂然。但孔雀欲升藤墩,先举右脚。上曰:‘未也’。众史愕然莫测。后数日,再呼问之,不知所对。则降旨曰:‘孔雀升高,必先举左’,众史骇服。”[4] 足见其观察何等的细致入微,从细微的小节,便指出珍禽异鸟某种站立姿态的错误。这些记载都说明在当时崇尚格法、体察物情,注重物象的细节,真实地再现客观事物是绘画的宗旨所在,不许臆断,不许悖于物理。在当时整个社会的审美崇尚,也是画家们孜孜不倦的艺术追求。

2.2 有关“传神”概念在历代画论及名家中的论述

    中国画关于“传神”之说,东晋的顾恺之有两个著名的论点,一是“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二是“颊上加三毫,定觉神明如胜”。“阿堵”就是指眼睛,起着关键的作用。这个“眼睛”对花鸟画来说,也是传神的方法之一。“颊上加三毫”,就更觉精彩殊胜。顾恺之画裴楷加画三毛于面颊,是为了突出人物的性格,更为生动。“阿堵”和“三毫”都是细小的东西,由此可见,顾恺之在当时已是注重细节传神了。

    宋代的刘道醇在品评善画畜兽的赵光辅,曰:善观画马者,必求其精神筋力。精神完则意出,筋力尽则势在,必以眼鼻蹄豌为本,神哉光辅之为也,虽鬃尾一毛,不可得而议。”[4]指出画马固应“求其精神筋力”,但“必以眼鼻蹄豌为本”,体现了细节在传神中的作用。“牛斗力在角,尾搐入两股间”;“飞鸟缩颈则展足,缩足则展颈,无两展之者”画家如果不注意细节的刻画,想要传达所抒之情则不复存在。邹一桂在《小山画谱》中也特别重视传神问题,他提出了两个字诀:一是“活”,二是“脱”。“活者,生动也。用意、用笔、用色,一一生动。”“脱者,花如欲语,禽如欲飞,石必崚檜,树必挺拔。观者但见花鸟树石,而不见纸绢。”[5]强调要使花卉鸟虫传神则需要注意用意、用笔、用色等方面的细节问题。“神”对于中国花鸟画来说,指的就是意趣、情感的传达。正如在《齐白石论画》中提到的,齐白石先生曰 “善写意者专言其神”,他笔下所描绘的草虫极为生动而传神,这也正是其意抒写的传达与表现。

 

3古代经典国画作品中对细节传神的运用  

    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皆要传神,则体现在细节的运用上。东晋顾恺之画的《洛神赋图》其局部《子建睹神》部分,画的是主人翁曹子建在翠柳丛石的岸边突然不经意地发现崖畔洛水之上飘来一位婀娜多姿的女神时如痴如醉的神情写照。你看他生怕惊动神女洛神,下意识轻轻地用双手拦住侍从们,目光中充满了初见洛神时的又惊又喜的神态。高明就高明在对眼神细节传神的刻画上,顾恺之在处理曹子建的侍从时,将他们画得程式化,用侍从们呆滞的目光、木然的表情,以衬托出曹氏喜不自禁的神情,使画面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

宋代李迪的《猎犬图》当是一张写生之作,精细逼真,细节无不丝丝入扣,眼睛上方有醒目的白班,最精彩的是猎犬的脊背骨的细节刻画,由于凸起而形成波浪状的曲线,不仅生动逼真,而且充满动感,与猎犬四腿行走的姿势协调统一,达到传神的作用。还有细节中注意猎犬项中双钩描绘的皮圈,也显示出其材料的质感。宋代佚名《螽斯绵瓞图》其画面精彩之处在于草虫的两根触须上的用笔处理,自然而生动传神。明代殷偕的《鹰击天鹅图》以工笔重色描绘天鹅凌空飞翔时被鹰袭击之瞬间,最具传神而令人感动的是,利用细节刻画,描绘出鹰爪已嵌入天鹅的头中,那种爪子与肉的衔接,显示出软硬的对比,眼睛传达的神态,一个锐利、凶狠,一个哀痛而无神,翅膀的张力与扑腾,似乎让人听到哀唳声起,可谓之佳作。如果这些作品失去了这些生动的“细节”描写,则不可能达到“传神”的效果,其艺术魅力也就不复存在了。     

              

4关于细节传神艺术性在画面诸元素中的体现

4.1构图   

一幅画的完善,要通过构图表现出来,在南齐谢赫提出“六法”后,“经营位置”被唐张彦远认为是“画之总要”。构图不仅讲究形式美,它还决定着作品的成败,能合理的经营构图,又不失在细节上的极尽物态之美的体现。宋代林椿的《果熟来禽图》画面构图采取稳定的三角形,从左端上部四分之一处到右下角,被一枝优美饱满的檎果所占据。树叶错落有致,阴、阳面、叶柄转承等细节都极其传神。果枝上栖息着一只小雀,其视线向着右上方,似有飞跃之意。小鸟可谓画中的点睛之笔,起到统领全局的作用。此外还有明代边景昭的《竹鹤图》,从大处观之自前鹤的首、肩,到后鹤的下颈、头背,又到右竹顶端的枝叶;和从水畔边缘线,到两鹤的尾部;形成了两条无形的线,依靠这些细节的安排,使画面规整有致,凝造自如传神的意境。

4.2造型

这也用得着一句山水画论:“远则取其势,近则取其质。”对于花鸟画而言,“取其势”的工作一般集中在构图经营的技巧方面,而“取其质”则更着重显示出花鸟画不拘形态场面追求造型的审美姿态。完美的造型,正是自然之“质”在绘画上的最佳表现,从古到今,概莫能外。从宋代崔白的《双喜图》和宋代佚名《山花墨兔图》来说,其两幅图中都描绘了兔之形象,在画面中起到细节传神的作用。都运用了S形的造型姿势,展现对象优雅而传神的美感,尤其是崔白所画的兔子,头至躯干,再至腿部,呈S形扭曲,三腿着地,一脚蜷缩于前胸,仰头而视,若有所感。特别是眼睛与嘴边的长须,昔日顾恺之画人于颊上加三毫而神气迥出,这只平常的野兔也因为有了这几根劲挺的长须而变得更有灵性。

4.3用线

工笔画基本造型手段是“线”,通过线的组合与经营,用笔的灵动与讲究,捕捉自然环境中最典型最生动的一个瞬间,作到细微处,使形象不只是逼真,还使物象透出蓬勃的生机。让我们再看宋代崔白的《双喜图》和宋代佚名《山花墨兔图》,画面中刻画野兔的线条极其讲究,线条的疏密、细腻、力度与弹性均能显示出物象的质感,在嘴巴、眼睛、耳朵、腿部、背部等细节部位处的用线各不相同,勾勒丝毛的笔意简劲柔韧,技巧变化多端,传达出野兔生动、活泼的情态。

4.4赋色

工笔花鸟画在唐宋时期,在赋色的技巧与层次的渲染上,都有成套的步骤与法规,达到了艳而不俗、丽而不浮的效果。唐人花鸟画迹,从周昉《簪花仕女图》中可以看见,画中的衬景有辛夷花、白鹤和小狗,画法精工,正是“下笔轻利,用色鲜明”的特点。元代钱选《桃枝松鼠图》同样运用的是细谨的用笔和华美的色彩,但是他却与以富丽精致见长的南宋院体花鸟画有了很大的差别,这主要表现在其画中那股凄清优雅的气息上,注意色彩细节的运用,特重淡雅,即红不用其极而绿或墨用其极,要旨在于突出一两种重色,令画面产生单纯化的倾向,刻画出松鼠蹑手蹑脚,小目圆睁,直视鲜桃的动态传神可爱。

 

5 宋代绘画中细节传神的成就给当今工笔花鸟画的借鉴

宋代的工笔花鸟绘画,从以上的分析与探讨中可以感受其作品中细节传神给人的美感和记忆,它能够流传千年,成为众人所临摹和借鉴的参考,表明它蕴藏着极其丰富的艺术内涵与魅力。

当今的工笔花鸟画由于求大与展览的关系,出现了过分追求取巧出奇和特技肌理效果,这往往会沦为工艺制作的无笔画与许多急于求成而浮躁的画面。它意味着以牺牲和抛弃传统的艺术精华为代价。因此,我们更要重新审视、领会、探究历代工笔花鸟画经典的文化内涵,尤其是最成熟、最优美的宋代工笔花鸟画传统,使世人重视更多能够传神的细节描绘,回归宋画的精致、雅意的艺术特点,对提升当今工笔花鸟画内在的气质与品位,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6 结语

工笔花鸟画的细节传神表现,应当建立在宋代工笔花鸟画的写实基础之上,进而去继承与发展。我们需要关注自然界中的“细枝末节”,发现它的精神与作用。

花鸟画讲究情趣表现,通过对细节的描写体现自然物象的姿致风韵,加之画家的主观情感,传达其富有价值的情趣和神韵,讲究工笔花鸟画细节传神的艺术性从而作用于当今工笔花鸟画创作得以吸收和借鉴,祛除其画面空大、求肌理形式、缺少内涵、不耐看的弊病,强调学习宋画精致、雅意的艺术传达,以利于花鸟画创作多元化和深入发展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林敦厚.中国画的抽象意识与中庸之道[J].国画家,2001,(5)

[2] 陈传席.中国绘画美学史(上册)[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

[3] 何楚熊.中国画论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

[4] 蒋平畴.中国书画精义[M].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2000.

[5] 郭因.中国古典绘画美学中的形神论[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82.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2005 QGKJL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轻工科技》编辑部
工作QQ:373180636 投稿信箱:qgkj@vip.126.com 咨询电话:0771-4518435 4518909转8968
通讯地址: 广西南宁经济技术开发区迎凯路8号《轻工科技》编辑部 邮编:530031